欢迎访问佳木斯市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网站
全站搜索:

首页>>>>区域全景>>正文

时代变迁水运来
2020-07-09 10:07:23 浏览:

闫家镇位于桦南县西南部,在倭肯、七虎力两河交汇处,倭肯河南岸与勃利县接壤,西岸与依兰县毗邻,地势东高西低,河水走势由东向西至红旗山再转向北。

公心集是一个大村,距闫家镇西16公里,地处两河相交下游,水资源丰富。村北面1公里是七虎力河,南面5公里的南山脚下即是倭肯河,村前原是一片沼泽地,也是天然牧场,天下大雨时水向西流入倭肯河西甸子。西去桦木岗村路南有三个大泡子,分别叫彭大泡子、盖大泡子、王子云大泡子,每个泡子水深达1.5米,面积都在600亩以上。公心集南山有两座山峰,海拔最高252.1米,是桦南县西部第一峰,传说中的千年古城堡遗址就在两座山峰之中。举目远眺,倭肯河西甸子、七虎力河北甸子一望无际,草木纵生、沟壑遍野、毛柳成荫。先辈流传的“棒打狍子瓢舀鱼、野鸡飞到饭锅里,野鸭成窝雁成行、头上飞着叼渔郎”,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以前公心集的真实写照。

1986年我在乡政府任水利站长,2010年退休,从事水利工作20多年间,目睹了公心集水利事业的发展变化。1959年春种就逢连雨天,加之土地面积大,畜力、农具不足,春耕困难,一些洼地成了撂荒地;1960年又是涝年,倭肯河和七虎力河出槽,形成大洼子、大水泡,这是解放后第一次大洪水,惨痛教训警示公心集村必须治水护田;1962年首次成立了公社水利专业队,每个劳动力承担20左右个义务工,用于兴修水利、道路等,工程报酬年终结算,这种体制持续到改革开放长达20多年。当时兴修水利,根本没有什么仪器设备,水利专业队利用洗脸盆装上水,找出水平面,挖河道的线路上钉上木桩,表示出高度差,在当时的科技条件下,靠的是一股子干劲,开始了原始治水的道路。

上个世纪70年代,由于连年干旱,两河大甸子湿地退化,岗包地表裸露,倭肯河西甸子——“通天沟子”断流,村西三个大泡子逐渐干枯。两河大甸子火情不断,草原减少,河边柳毛基本烧光,山地树林逐年缩小。从那时开始獐狍野鹿不知去向,自然环境恶化,主要是地下水位下降,河水归槽,河道水位比原来明显降低。据县志水系篇记载:“解放前倭肯河为重要水上交通航道,大型帆船自依兰县可直通勃利县倭肯境内”。记得70年代后期,我和公心集五队农民为修建队房子去南山脚下采石头,车返程路过甸子中的一个沙丘,离河道约100多米,发现了一摊子烂木板,一面埋在沙丘里、一面裸露在外边,还有折断的桅杆,大家曾议论很长时间,一致认为这是一条沉船,说明很久以前这甸子里一定全是深水,不然怎么能有船在这儿。由此看来,400年前这一带的水文地质状况,县志记载是对的,为我们开发利用水利资源提供了依据。

1979年县政府调动全县人民抗旱,将八虎力河水引入向阳山水库,扩大统一灌溉面积,充分利用水利资源。1980年迎来改革开放,桦南县制定《两河涝区规划图》,以防洪排涝为中心,加大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。1981年两河洪水出槽,虽然这是1960年以来第二大洪水,但基本农田安然无恙,其原因就在于建设了科学的农田排灌系统。主要是:1978年修建完工了红旗村至桦兴村段堤防长12.3公里,是乡水利工程;1986年建立桦南河道管理段,堤段房舍、林地、鱼池、水田道路齐全配套,堤防建双孔闸将甸子水排入倭肯河。由于党委政府重视,水利站科技业务人员努力,公心集在“黑龙怀竞赛”中年年夺杯。记得1992年省“黑龙怀竞赛”,交叉互检(有照片)一行18人,由省、市领导带队到公心集乡联检,看硬件现场、听工作汇报,桦南夺得“黑龙怀竞赛”第一名,公心集水利站评为佳木斯市水利“十佳站”。

1993年,桦兴村至红旗村大堤工程达标,水稻种植大面积铺开。我们修建双壕,采用电力灌溉种植水稻的做法引起了县委书记的重视,到现场亲自听我汇报,从过去的人工挖壕排水建闸门到依靠机械、科技力量挖渠、护坡、引水等进行了详尽讲述,赢得了很多领导的慨叹。1998年,南甸子中和村至文明村段依靠科技两次治水,建栏河坝,安装55千瓦水泵3台,开泵送水一次成功;中和、宏伟、文明三村实现了抽水灌溉;边远地块成功地实施了井灌稻。为开发稻田,乡干部不但带头承包,还进村动员群众开发水田,当年就打井100多眼,形成井灌群,水稻种植规模当年增加300多垧,实现了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的历史性转折。

|<< << < 1 2 > >> >>|

图片信息